当前位置:主页 > 学院动态 > 学术报告 >
Susan Cain:上天入地独一无二的你,又岂能被一个
2017-04-03 19:01

  

  不管是刚结束了轰轰烈烈的申请季,还是正在为将来的offer奋斗,在如今铺天盖地的Leadership Seminar中,你有认真考虑过自己在学校、社会里的角色是否真的与独一无二的自己匹配?

  你有思考过自己是否适合成为一个“领导者”吗?

  Susan Cain站在一个教育者的角度,写下了她对于大学申请中Leadership热潮的质疑。

  

  来源/New York Times

  作者/Susan Cain: author of “Quiet: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t Stop Talking” and a founder of Quiet Revolution.

  翻译/蟹饺

  编辑/霸王花(悄悄告诉你,文末有惊喜/笑)

  图片/网络

  1934年,Sara Pollard向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递交了自己的入学申请。在当时,学生的父母需要填写一份问卷,而Sara的父亲很实诚地说自己的女儿“更像是Follower而不是Leader”。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瓦萨学院回应:“学校里已经有足够多的领导者了。”Sara于是被录取了。

  难以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今天的社会——没有一个清醒而理智的父亲会承认自己的孩子是天生的Follower,也甚少有学院会对此表示欢迎。如今我们标榜领导力胜于一切,尤其是在大学录取的过程当中。

  哈佛大学在申请中知会学生们,自己的使命是“教育我们的学生成为社会的公民和公民领导者”;耶鲁大学在网站上告知申请者们它正在寻找“当代的领导者”;而普林斯顿的网站上,在未来的学生展示的一系列特质当中,“领导力活动”排在第一位;哪怕是以艺术气息而闻名的卫斯理安大学,领导潜力也是用来衡量申请者的水平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就大学招生办公室希望众人展现的一面来看,我们似乎认为理想的社会是由Leader组成的。我们让高中学生们努力去竞选尽可能多的社团社长——成为学生议事会的成员已经不够了,现在你需要运营整所学校。

  然而,一个良好运作的团体是需要Follower的。它需要团队成员,也需要那些依自己方法行事的人们。它需要那些响应大家心声,为了造福团体而非提升自我地位的Leader。正如马里兰州圣保罗女校的校长Penny Bach Evins所说的:“在我们学校中,那些Doers和Thinkers并不都是处于领导地位的。”

  

  招生官们会告诉你,他们对于未来Leader的追寻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我认为他们确实是这样想的,但很多与我交谈过的学生都把领导力才能解读为是权力和主导支配的符号,并认为Leader是一个能命令身边的人。一位著名常青藤教授说,那些学生其实没有错。在实际录取过程中,招生官们并不会把“在解决数学问题方面游刃有余”和“成为本世纪最优秀诗人”解读为卓越领导力的表现。

  不管大学的目的何在,要成为Leader的压力界定并限制了当代孩子们的青春。

  一位年轻女性跟我讲述了她童年时对读书和大提琴的热情。但从她步入高中的第一年起,所有课外活动都是为了领导力而服务。“而且所有人都明白,”她补充道,“最终不是聪明,有创造力,思维缜密,或者处事正派得当的人们在申请信和奖学金方面能得到青睐,Leader才是。似乎现在除非活动与领导力挂钩,其它的根本就不算数。”

  她努力调整自己的性格使自己被选中成为“新生导师”这样一名卓越Leader,但不久之后就被请出了项目,只因为她还不够友好外向。当时她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但也因此重获自由,发现了自己对科学真心的向往。她开始在课后和遗传学老师——另一个与她相像的,处在幕后散发光芒的灵魂——进行研究,并最后在十八岁那年发表了她第一篇科学论文,赢得了录取的大学所能给予的最高的奖学金,并将主修生物医学工程和大提琴。

  

  组织心理学里(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有一个概念叫做“followership”。管理和组织行为学教授Robert Kelley在1998年的哈佛商业评论里首先定义了这个词。在这篇论文中,Kelley教授罗列了一个优秀的follwer的品质,其中包括“being committed to a purpose, principle or person outside themselves”,和“being courageous, honest and credible”。

  团队里的每一位队员个体都非常重要。足球比赛中,尽管队长的作用非常大,但让比赛变得激动人心的关键不在于队长的leadership上。

  反而是那精妙美丽如芭蕾一般的队形和传球,是那每一个队员都知晓彼此的优点和需求,是那每一个人在脚下控球的瞬间都绽放出的光芒打动了观众的心。

  

  社会往往比我们意想中的还要依赖那些走在自己道路上的独行者。他们是各行各业里的楷模,科学,网球,田径,花式滑冰,艺术等等。科学和艺术给我们的生活赋予了如此多的意义,但它们却与所谓的Leadership一点关系也没有。来自哈佛的教授Helen Vendler曾经发表过一篇论文,并在文章里鼓励大学去吸引更多的艺术家,而不是指望他们“成为Leader”。Vendler教授这样写道,人们不可能想象出波德莱尔在为公共服务工作的情形,拉斯维加斯赌场

  如果我们告诉大学的申请者们,我们要找的品质不是领导才能,而是卓越,热情,和对于不断超越自我的渴望,会怎样?这样的构架尽管也包含了优秀的队长或是班长,但并不会让领导才能成为唯一的途径

  如果我们告诉我们未来的Leader,只有当你真的关心你面对的这些事务的时候才接过领导的权力,会怎样?而如果我们扪心自问我们真正欣赏的是哪些品质,又会发现什么?

  

  如果我们是在寻找最有可能收获财富和权力的学生和公民,那就大方地承认。这样我们便可以坦率地开始争辩,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

  但如果我们希望社会里充满有创造力,忠诚的,坚定的,有同情心的人们,和愿意响应大家心声,为了服务社会而非单单提升自我地位的Leader,那么我们需要把这一点说得更清楚,让更多人能够听到。

  原文链接(点击阅读原文直接进入):https://mobile.nytimes.com/2017/03/24/opinion/sunday/not-leadership-material-good-the-world-needs-followers.html?smprod=nytcore-iphone&smid=nytcore-iphone-shar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_r=0&referer=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惊喜在这里啦

这是Panopath转载组的一次新的尝试。

之后除了国内中文社交媒体上面的文章之外,

我们还会选取一些外媒的文章进行转载。

希望能为大家提供更多样化的视角

(鼓掌啪啪啪)

所以为了了解大家的倾向

在这里拜托大家

填写一下下面这个投票,

或者可以在留言区写下对转载组的意见~

(霸王花和蟹饺比心心.jpg)

谢谢~

友情链接:


网站备案ICP证:粤ICP备05102240号